<noframes id="9b7lr"><var id="9b7lr"></var><address id="9b7lr"><del id="9b7lr"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cite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
<menuitem id="9b7lr"><span id="9b7lr"><noframes id="9b7lr">
<cite id="9b7lr"></cite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<ins id="9b7lr"></ins>
<ins id="9b7lr"><noframes id="9b7lr"><ins id="9b7lr"></ins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progress id="9b7lr"></progress></i></ins>
<addres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address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
 
山東多所學校教室實況被直播 學生感覺很壓抑
 

掃描得手機,看更多國搜資訊

你可以用手機或平板電腦的二維碼利用拍下左側二維碼,您可以在手機國搜客戶端持續閱讀本文,并可以分享給你的摯友。

中心提醒:山東省多所學校的教室直播引發爭議,爭議焦點主要集中在以監督管理的名義進行教室直播,是否侵犯學生的隱私權。

現在,攝像頭簡直已遍布學校、幼兒園的每個角落,但如果教室內的實況在網上公開直播,這事兒你能接收嗎?近日,在一個名為“水滴直播”的直播平臺上,山東省多所學校的教室直播引發爭議,爭議焦點主要集中在以監督管理的名義進行教室直播,是否侵占學生的隱私權。

QQ截圖20170503073307

商丘一中學在水滴直播平臺上的直播畫面。(視頻截圖)

齊魯晚報記者徐潔實習生呂蒙蒙

近日,一家名為水滴直播的平臺被推至風口浪尖,重要起因是全國多所學校的教室內景都被它直播了。該平臺教育頻道直播涉及全國多個省份,從幼兒園到高中都有,直播場景有教室,也有學生宿舍。5月2日下戰書3點半,記者看到,在該直播平臺上,我省有十五家公辦中小學、教導機構的直播內容可以供大眾自在觀看。其中,濟南有商河某中學、濟南第二十六中學兩所學校訂在進行教室直播,網友點開該平臺就可全天候觀看兩所學校的教室情況,無需任何驗證,學生傳個紙條都被直播了出去。據之前的媒體公開報道,濟南市舜文中學曾經也是直播學校之一,但目前已從平臺上拆除。

據了解,水滴平臺是一家基于360智能攝像機的用戶分享平臺,在教室內裝置360攝像頭才能夠把直播畫面實時候享到網絡上。

教室直播畢竟是學校官方行為,仍是個人所為?對此,濟南市舜文中學回應稱,教室直播視頻放到直播平臺上后引起很大的關注,已經影響到學校的教養工作,當初已經撤回了。

濟南第二十六中學辦公室負責人隨后對記者表示,水滴攝像頭是一個學期以前學校出資給每個教室裝的,目標是為了便利課堂管理,究竟班主任老師上課、教研運動比擬多,不能時刻待在班里,這樣可以隨時通過手機監控班級秩序。前未幾,一位班主任老師因為體系進級,不警惕設置錯了權限,現在學校已經同一做了請求,教室視頻直播僅限班主任看到,家長也無權隨時看到。現在,該校每間教室都有兩個攝像頭,一個是學校的監控攝像頭,只能被學校少數負責學生管理的老師看到,另一個是班主任可以隨時看到的水滴攝像頭。

家長盼望監督孩子但也懼怕泄露隱私

濟南二十六中辦公室負責人說,家長都無比支持教室直播。以前家長可以直接看到孩子在校表現,現在更改權限后,家長看不到了,但班主任可以把個別學生有問題的課堂表現截圖給家長,一塊切磋解決問題,比方班主任發明有的孩子上課太困了,就可以給家長反饋,獨特和諧一下,孩子是不是寫功課太晚了,學習效力低的原因是什么,一塊輔助孩子。

對于教室直播,受訪家長的看法不合很大。其中,有人表現支撐。“我感到教室直播挺好,小孩有什么個人隱私?只是表示學習生活的一個狀況罷了,并且對學生生活沒有什么影響。”濟南舜文中學家長劉女士說,學生學校生涯不什么隱私可言,如果錯誤家長公開,學生之間也是公然的。

該校另一位家長楊女士心坎有些糾結。一方面,她認為教室直播不會影響孩子上課,還能對孩子和老師進行監督,現在她的孩子春秋還比較小,監督會讓他學習更好。但另一方面,她估量等孩子長大一點就會有叛逆心理了,這樣的監督方法也可能會事與愿違。

像楊女士一樣,一方面盼望直觀地看到孩子的在校情形,另一方面,又擔憂孩子會有壓力、逆反,這是采訪中不少家長表白出的抵觸心理。濟南一家長王女士說,上班的時候能在網上看到本人的孩子在干什么挺好,但對大一點的孩子來說,始終被關注著可能會有壓力。

也有受訪家長對教室直播持保存意見。李女士是一位大學老師,她說:“我也是老師,我上課時要是被家長看著,我確定不樂意。”她說,向社會開放直播視頻是不應當的,學校監控可以留記載,用以回放想要了解的內容,學校的本意是治理,但無門檻地開放只是滿意了別人的偷窺欲。

全天候被直播學生感到很壓抑

記者留神到,在水滴平臺目前公開的教育類視頻直播中,我省多所中學教室在列,作為視頻中的主要“演員”,學生們怎么看呢?

“這個不行,相對不行!”4月27日,舜文學校初二學生李家軒(化名)和他的小搭檔剛剛放學,他們對記者說,同學們十分反對這種直播,因為一直被家長、老師盯著,會很好受,“實在同學們在學校也相似于一種生活隱私,如果公之于眾會很別扭。”他們認為,直播還可能會造成個人信息泄漏的危險。

“我是刷微博懂得到這件事的,我認為學生生活沒有必要直播。”初一學生周曉曉(化名)說。和她一起結伴回家的小陳同窗則以為,反對直播是因為怕家長跟老師看到自己在學校的一舉一動,支持是由于家長有時候須要了解自己的成長,“我也說不明白。”

該校小學四年級女生小劉說:“咱們不否定這種情勢可能對課堂紀律可能起到一個監視作用,保障我們學習的環境,然而假如每時每刻都被看會有點壓制。”

濟南二十六中辦公室負責人表示,學生對教室直播一事并無異議,但肯定不會所有的學生都支持,“有一些課堂表現不好的孩子興許會反對。”她說,不外,教室自身不是私密空間,談不上有隱私,而且學校安裝水滴攝像頭的初衷并非把教室內景公之于眾,而是出于學生管理的需要。該負責人稱,攝像頭的安裝對課堂秩 序有踴躍作用,學生在攝像頭的束縛下行為更標準、更文化了,長此以往也就成了習慣。

教室非公開場所直播涉嫌侵權

針對各媒體報道,水滴平臺在其網站發表公開聲明稱,水滴平臺上所有教室畫面是由學校、老師自費購置后,自行安裝,并在用戶自動操作下分享出來的,不存在不知情或者誤操作的情況下將課堂畫面分享出去的情況。申明稱倡導用戶把監控內容設置為只容許家長觀看模式,“水滴直播平臺上開明直播的老師們都獲得了家長的認可。”

教室實況是否可以直播并公之于眾,學校和家長、學生各方意見不一,律師則站在了大多數學生一邊。山東豪才律師事務所主任周長鵬說,從法律上來講,教室算不上公共場合,是絕對封鎖的空間,對于教室里的人來說是公共場所,但對于其余人則是關閉場所,因而直播侵犯到教室里的孩子和老師的隱私權,作為未成年人,直播也會造成他們肖像權的泄露,進而給他們的人身保險帶來風險。

“剛通過的《民法總則》將限度民事行動才能人的年紀降至八歲,也就是對八歲以上的人進行直播、錄像及照相,須經過其自己贊成,對八歲以下的孩子,則須經由其法定監護人批準。”周長鵬律師說,他在澳洲游覽時,曾想舉起相機對當地的孩子拍照而被禁止,他們對孩子隱衷的維護意識很強。

山師附小雅居園校區崔心梅老師說,她剛好帶游學團在歐洲小學拜訪,以法國為例,她在教室內給孩子拍照前,老師還得先問問“哪位學生不樂意出鏡,可以舉手”,教室內沒有攝像頭,更別提直播了。

山東師范大學基本教育團體總經理苗禾鳴也投了“反對票”,他認為,安裝攝像頭進行直播,侵略了老師和學生的權力,從教育角度來說,應首先提倡尊重、信任老師和學生,學生不是用來監督和管理的,孩子們從小得不到信賴和尊重,怎么能學得會尊敬別人呢?

此內容為優化瀏覽,進入原網站查看全文。 如波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接洽。861087869823
打印本文    收藏本    關閉   
相關文章
 
 
激情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