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9b7lr"><var id="9b7lr"></var><address id="9b7lr"><del id="9b7lr"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cite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
<menuitem id="9b7lr"><span id="9b7lr"><noframes id="9b7lr">
<cite id="9b7lr"></cite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<ins id="9b7lr"></ins>
<ins id="9b7lr"><noframes id="9b7lr"><ins id="9b7lr"></ins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progress id="9b7lr"></progress></i></ins>
<addres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address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
 
“好好學習 好好學習”
 

  【知與行】

  作者:于會祥(系北京市育英學校校長)

  “好好學習?好好學習”的因由

  北京市育英學校,前身為“中共中心直屬育英小學”,1948年建校于西柏坡。在解放戰斗的隆隆炮火聲中,追隨黨中央一起遷入北京,建址在海淀區萬壽路西街。1952年“六一”兒童節,毛澤東主席為育英學校題詞“好好學習?好好學習”,曾影響了多少代人的成長,其豐富內涵對今天的中小學生仍有教育意思,也是學校現在的校訓。

“好好學習 好好學習”

方言攝/光亮圖片

  紅色的歷史賦予了育英學校保持守正、踴躍進取、勇于擔當的特質,在多元價值觀并存的今天,新一代育英人依然堅守著歷史賦予的主要使命,用特有的育英文化引領、影響著一屆屆的育英學子。1952年“六一”兒童節前夕,中直育英學校的學生家長,紛紜以各種方法向學校和孩子們表現節日的慶祝。當時毛澤東主席的小女兒李訥在育英學校上學,高爾?老師擔負李訥的班主任。就在“六一”兒童節前夕,李訥拿來了一張宣紙,長35厘米,寬11厘米。上面寫著“好好學習?好好學習”八個大字。李訥說:“昨天我懇求爸爸給寫幾個字,爸爸寫了‘好好學習’四個羊毫字。但不警惕被水滴弄了水印。于是爸爸又在這個‘好好學習’的左側偏下寫了‘好好學習’四個小字。”

  未幾,韓校長把它掛在辦公室進口處對面的墻上。只有一進樓門,就能夠看到毛主席的教誨??“好好學習?好好學習”。這幾個字時時刻刻鼓勵鼓勵著同窗們、老師們不斷奮進!

  “悄悄掛在枝頭的桃子”

  在新的時期,學校進一步思考和摸索“好好學習”的事實意義,并聯合世界教科文組織對21世紀將來國民的請求,賦予其新的內涵,即:學會做人、學會求知、學會配合、學會翻新,以使我們的教育與時俱進,不斷為國家培養棟梁之材。

  育英學校的育人目標是:培育“行動標準,酷愛學習,陽光大氣,關懷社稷,敢于擔負”的中流砥柱,其中“關心社稷,勇于擔當”是育人目的的“魂”,是盼望每一位育英學子從小建立國度至上、兼濟天下的幻想和抱負。

  學校有一片果園,從開花到成果,不一個人去采摘,在校的師生們已經習認為常了,以為這在育英學校是很正常的事情。恰是這司空見慣的畸形事件觸發了師生的探討跟思考,學校的校風也應聲而出:悄悄掛在枝頭的桃子。

  這一理性表白的背地,蘊含著我們的感性思考:育英學子要“知規則、有愛心、守禮節”;育英老師要“以身示范,為人師表”;育英干部要“心無旁騖,靜心辦學”。一代代育英人在傳承和發揮“好好學習?好好學習”的基本上,確立了辦學的基礎價值取向:“靠我們的勤懇和盡力,博得社會、家長對我們的信賴和尊敬”,“在最美校園,做中國最有價值的教育”,讓每一位學生取得更優質的發展。

  育英學校的文化建設以紅色文化和優良傳統文化為宗旨,注重學校文化的傳承;重視對學校育人目標的指向;注重社會發展的需要,使教育元素、教育思維融入精美的校園環境當中,對學生起到浸潤、熏染的作用。在育英學校,無論是鐫刻有66條名言的問途徑,還是山河社稷石;無論是“育英時評”里,學生對海內外大事的關注談論,還是“豪杰墻”上不同時代好漢代表的再現,都寄意引誘師生關心社稷,勇于擔當,始終堅持國家的好處高于一切。學校營建的西翠國學書院;用孔子的“九思”命名的樓宇(思明樓、思聰樓、思溫樓、思恭樓、思忠樓、思敬樓、思問樓、思難樓、思義樓);在世紀之林建筑的古代“六藝”門廊和裝潢的琴、棋、書、畫等傳統文化元素,使得學生在耳濡目染中失掉心靈的成長。

  “面對倒下的大柳樹”

  “工欲善其事,必先利其器。”這個“器”就是學校辦學的精氣神,就是學校的辦學氣氛,就是融入師生血液的學校文明自負。

  堅守黨的教育方針,破德樹人是學校教育的基本義務。育英學校有一處奇特的教育景致??倒下的大柳樹。2014年5月20日的一陣大風,使學校的一棵大柳樹猝然倒下。面對這棵倒下的大柳樹,是盡快清算掉,仍是將其發展為教育學生的隱性課程資源?我們抉擇了后者。請工友將大樹稍加修整,做成了樹雕,“躺”在它本來成長的處所。站在學生的角度看,這棵大樹曾陪同他們走過春夏秋冬,為他們遮風避雨,他們天天在大樹下嬉戲、追趕,在他們眼中,這棵大樹就似乎一個忠誠而密切的搭檔,所以咱們不能讓它就這樣悄無聲息地不見了。

  學校的文化不僅僅是一兩句口號,不僅僅彰顯在背眼的文化墻上,而應當體當初學校的一草一木中。所以,我們將四年級學生寫的“與時間賽跑”隨筆,鐫刻在一塊石碑上,石碑聳立在倒下的大柳樹旁。爾后,大柳樹的故事不斷地演出:“時光都去哪了”的文章呈現在大柳樹旁的櫥窗里;“學會愛護”主題班會在這里召開。途經的師生總要停下來,讀一讀,想一想;來訪的客人也要在這里多駐足一會兒;步入婚姻殿堂的育英畢業生,取舍在這里拍攝婚紗照……把校園變成一個沒有疆界、不受限度、豪情飛騰的大課堂,這也是對“好好學習?好好學習”內涵的又一種詮釋。

  教導要輔助學生一直地去豐盛、擴展、晉升自己的生活范疇和生活境界。促使他們真正走進自己的生活,自動地承當各種不同的生涯角色,領導他們在各種不同的生活建構運動中豐碩本人的個性,提升自己的人格。當一棵倒下的柳樹也能領有記憶的時候,這所學校的教育就是所有都以學生的成長為起點的教育。

  《光明日報》( 2017年07月13日?14版)

[義務編纂:徐皓]
打印本文    收藏本    關閉   
相關文章
 
 
激情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