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9b7lr"><var id="9b7lr"></var><address id="9b7lr"><del id="9b7lr"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cite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
<menuitem id="9b7lr"><span id="9b7lr"><noframes id="9b7lr">
<cite id="9b7lr"></cite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<ins id="9b7lr"></ins>
<ins id="9b7lr"><noframes id="9b7lr"><ins id="9b7lr"></ins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progress id="9b7lr"></progress></i></ins>
<addres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address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
 
最近更新
安南去世,改革聯合國是最大遺產
 

  安南去世,改革聯合國是最大遺產

  ■ 觀察家

  他對聯合國最重大的改革,是拓展了可依賴的基礎:主權國家外,還有跨國公司、非政府組織等。

  安南去世了,帶著“聯合國第七任秘書長”的榮光。

  掌舵聯合國10年(1997年1月1日至2006年12月31日)的他,被視為“最具有革新精神的聯合國秘書長”。在這個風云變幻的世界,他留下的不僅是一個適應世界形勢發展的聯合國,更有對變革聯合國、推進世界和平事業的思考。也許多數人都認為,聯合國沒有發揮理想的作用,但一個沒有聯合國的世界會是什么樣子的呢?

  安南是從聯合國行政管理系統“升遷”上來的秘書長,也是出身聯合國工作人員行列而當選的第一位秘書長。可以說,他是位職業化的聯合國秘書長。

  他接任聯合國秘書長時,世界正處于冷戰后的大變革時期,聯合國是個政府間國際組織,但必須尊重各國的國家主權,聯合國的行動能力也取決于國家間政治,尤其是大國之間的協調。在冷戰期間,美蘇兩國對峙,聯合國能通過的決議也非常少。但冷戰結束后,聯合國煥發了青春,安理會通過的決議數以千計。

  安南在任時,國家治理的問題成為國際秩序面臨的尖銳挑戰:聯合國是由主權國家構成的,冷戰結束后迎來了一波新興國家的潮流,成員國不斷增加。很多人曾假設主權國家是個獨立的政治系統,但冷戰后人們發現,國家內部的問題才是真正的問題。

  安南對聯合國最重大的改革,就是拓展了聯合國可以依賴的基礎:除了主權國家外,還有跨國公司、非政府組織等。盧旺達大屠殺、索馬里、巴爾干等問題,都連著人權問題。慮及這點,安南將“保護責任”變成了國際共識,凸顯了保護每個個體的價值和意義。他為此改革了聯合國的人權委員會,新成立的人權理事會更具行動能力。

  聯合國的發展和制度演化,通常取決于兩種動力:一是國家之間關系的發展,安南經歷了小布什發動的伊拉克戰爭,美國的單邊主義對聯合國是沉重的打擊。伊拉克戰爭的進程表明,美國在中東的戰略是有問題的,而在安南的撮合下,美國最終和其他大國之間進行了磋商。

  二是聯合國面臨的議題,可以說聯合國制度是功能議題推動的。聯合國是全球安全和政治組織,但若沒有發展,安全是得不到保障的。安南大大拓展了安全的含義,將經濟發展納入聯合國的議程之中。

  安南的十年秘書長生涯,正處于世界秩序的歷史性變革節點上,有很多的無奈,其壓力可謂山大。但聯合國順應了世界的發展潮流,有了新的面貌,也提出了聯合國改革的方向。當然,聯合國秘書長是190多個成員國的仆人,還是世界發展的引領者,仍是個待解的問題——這是安南留下的命題,也是聯合國的邏輯困境所在。

  □孫興杰(國際關系學者)

打印本文    收藏本    關閉   
相關文章
 
 
激情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