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9b7lr"><var id="9b7lr"></var><address id="9b7lr"><del id="9b7lr"></del></address>
<cite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cite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
<menuitem id="9b7lr"><span id="9b7lr"><noframes id="9b7lr">
<cite id="9b7lr"></cite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<ins id="9b7lr"></ins>
<ins id="9b7lr"><noframes id="9b7lr"><ins id="9b7lr"></ins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progress id="9b7lr"></progress></i></ins>
<addres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address>
<ins id="9b7lr"><i id="9b7lr"></i></ins>
 
 
勵志口號莫止于呼喊
 

”的口號。筆者曾在一所學校開展的課例研討活動現場聽到過這樣的勵志口號,不禁思索:什么樣的口號才是適合的?學校又該如何發揮口號的作用?不少學校在實際操作中走入了誤區。

不可否認,能夠邁進清華北大的校門,一度成為莘莘學子夢寐以求的愿望。也或許如此,這兩所高校才被授課教師用來作為激勵學生刻苦讀書、奮發向上的目標。然而,如果將學習的目標僅僅定位于考入清華北大,顯然扭曲了學習的真正意義,背離了學習活動的本質,暴露出當前社會上急功近利的思想觀念。

首先,這樣的口號有悖于自由平等的主流價值思想。作為社會成員的組成部分,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價值存在,都具有至高無上的人格尊嚴。因此,促進社會的自由平等應當成為教育內在的價值追求,而并非加劇人們頭腦中的教育等級觀念。顯而易見,指向清華北大的目標定位,與主流價值思想相背離,必然影響到學生正確價值觀、世界觀和人生觀的形成。

其次,這樣的口號會加劇學業競爭,無形間加劇學生焦慮感。當前,社會的發展和科技的進步并沒有緩解人們由于競爭產生的生存焦慮,反而使得競爭越來越呈現低齡化傾向,導致學生學業負擔過重,學習興趣喪失。如果從小就要背負著過大的競爭壓力,學生將情何以堪?從時間跨度上看,要邁入高等學府,對于小學一年級的學生來說,至少也是10年之后的事情,即便目標無可挑剔,如此久遠的時間等待,無疑削弱了它的激勵價值。

長期以來,人們關于清華和北大的看法,不可避免地染上了世俗的價值色彩,總以為上了清華北大就意味著從此走上功成名就之路,或是滿足了自己的虛榮心,有了在人前炫耀的資本,可以光耀門楣。將此作為讀書的目的,顯然是值得推敲的。

按照杜威的觀點,教育即生活,教育即生長,除了生長之外別無目的。所謂生長,即經驗的改造,由于生長伴隨著生命始終,因此教育和經驗的改造也應當伴隨著人的一生。更重要的是,生長是一個主動而自覺的過程,在這個過程中,個人實現知識的積累、能力的提升、情感的充盈、思想的成熟和人格的完善。教育上所有的努力也都應當指向于促進兒童更好生長這一終極目的,勵志口號作為教育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,自然不能例外。

因此,勵志口號應反映出班級師生的文化信仰和共同的價值追求,成為一個班級最為亮麗的文化名片。上課之前全班學生聲音響亮地喊出自己班級的勵志口號,能夠展示一個班級的精神風貌,引導學生樹立起課堂學習活動儀式感,養成學生良好的學習習慣,促進學習活動的有效開展。而且,勵志口號本身所具有的激勵導向作用,有利于學生形成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,樹立良好的道德價值觀念,進而引導他們學會生活、學會做事。

班級勵志口號除了要注重音律和諧、朗朗上口之外,更要注重它本身所具有的育人功能。而口號的征集與確定,應當作為班主任工作的重要內容,由班級全體學生共同參與。班級勵志口號應當成為凝結集體智慧的結晶,與學生成長相連。

在口號確定后,學校管理人員或班主任還應做一些落實的工作,如“向著夢想,快樂出發”則需引導學生制定一個合理的中、近期目標作為“夢想”;“今日事,今日畢”是在鼓勵學生做事的基礎上,引導學生學會自我反思、自我管理等。

班級勵志口號不能簡單地一喊了事,而應當上升到班級文化建設的高度,進而與學校文化建設統一起來,讓它成為學生成長的燈塔。

打印本文    收藏本    關閉   
 
 
激情综合网